亚博足彩_亚博足彩app-官网

首 页>> 公共文化活动

北师大珠海园区举办“三十年·四重奏——新生代作家四人谈”活动

时间:2019-11-04

  11月1日晚,“三十年·四重奏——新生代作家四人谈”活动在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园区国际交流中心举行,活动由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写作中心主办。

  活动现场,毕飞宇、李洱、东西、艾伟四位“新生代”代表作家围绕“新生代”文学的创作与批评,展开了精彩纷呈的探讨,并与在场的珠海大学生就文学创作的代际特征进行了诚恳的交流。

新生代作家四人谈活动现场。(从左至右毕飞宇、李洱、东西、艾伟)。

 

  中国当代文学“四重奏”

  活动由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张清华主持。他首先阐述了自己对“三十年”和“新生代”的理解:“三十年”指的是“新生代”作家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登上文坛到现在,刚好30年;“新生代”则相当于后先锋文学或后先锋写作。

  张清华将毕飞宇、李洱、东西、艾伟四位“新生代”作家比喻为小提琴上的四根琴弦,认为他们是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写作,引起文坛关注则是在90年代,各具风格的他们在思想上的交流、碰撞,为中国当代文学贡献了大批优秀作品,构成了中国当代文学美妙和谐的“四重奏”。

  毕飞宇则在张清华“四重奏”之说的基础上,对“三十年”概念加以阐释。他提出,新时期文学从1978年就已开始,一批又一批作品呈现,出现了各种文学思潮。到90年代,作家们的写作还在延续,但评论家对于作家群体的命名却中断。故而“三十年”与“新生代”是对他们这一作家群体很好的概括。

 

  既有历史,又有现实和自我

  艾伟从出生年代的角度,讲述了年代对于他写作的影响。他认为,出生在60年代的人有历史感和宏大的理想主义情怀。80年代的结束和90年代的开启,是文学创作的重要分水岭,作家的写作从宏大的理想主义倾向进入了有个人倾向的碎片化写作。

  东西则从文学群体命名的角度,谈了他对于“新生代”作家的看法。他表示,文学群体的命名在先锋文学之后全部以“70后”“80后”“90后”等年代命名,但是以“新生代”作家命名,让他们这些以前是“独奏”的作家变成了“四重奏”,这样的命名让他们将来有机会发出更美妙的声音。

  2019年以长篇小说《应物兄》获得第十届茅盾文学奖的李洱,从“新生代”作家经历的不同历史年代,畅谈其对于创作风格的看法。他认为,“新生代”作家历经计划经济、市场经济以及全球化时代,构成了特有的写作风格,有别于虚构写作、凌空蹈虚的先锋文学,“新生代”作家的创作既有历史,又有现实和自我。

 

  将写作“秘笈”倾囊相授

  之后,毕飞宇和艾伟从不同年代价值和资源方面的差距,提出了不同的意见,并与现场学生诚恳交流。毕飞宇在交流中强调,同一个作家站在不同的时间阶段对某个特定历史时期的描写,并非重复写作,而是深具价值。

  东西以托尔斯泰的作品为例,将先锋文学中的描写与托尔斯泰笔下细腻的描写进行了对比。

  李洱着重讲述了时代的气候对于写作的影响。

  作家们的对话深入浅出,旁征博引,使听众受益匪浅。张清华代表主办方表示,接下来会不断邀请“新生代”作家来珠海与同学们对话、交流。“这些认真书写中国故事的作家,认真践行党的文艺方针和路线,多年来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,坚持用写作来关注中国的发展、社会的变化、时代的进步,关注人民的生活、生存。希望他们常来珠海,将写作‘秘笈’倾囊相授给年轻一代写作者。”(来源:珠海特区报)